我的回顾

回顾了自己上大学以来的的日记,在以下几方面干了一些小事

科技方面

学会了用Matlab解决一些常用的计算问题,并参加了一个班导师的科技活动,学到了很多处理代码的方法。

  • 比如Matlab原本的limit 函数是只能计算累次极限的,我写了另一个函数使Matlab可以计算重极限;
  • 慢慢学会了调用Matlab的私有函数;
  • 对于数值计算这个学科有了初步认识,认为这些人对很多问题有了相当本质层面的意识;
  • 对于自己未来的专业方向的一些事情初步了解了;

生活方面

对于日常生活的中的科技产品使用,自己摸索出了若干个工作流来加速自己的工作,毕竟效率源于标准化。像 Launch Center Pro,Workflow,Drafts 这三个非常知名的iOS平台效率应用,现在是我在手机上的工作台,配合几个我使用的网络上的自动化工具(其实那些服务主要是 Saas 领域的自动化工具)我能非常快速地完成任务,有复杂的,也有简单的。比如我可以用 Workflow 做出一个小程序满足自己的背单词需求,很好用。

不过,这些工具的学习曲线比较陡峭,并且还需要了解 URL Schemes 的知识,一些网络知识,正则表达式,编码等等。 这些东西慢慢琢磨才能学会。就是最简单的正则表达式知识入门也得需要半小时而不是半分钟。

在我的生活中,我意识到,互联网上有很多我不需要的东西在向我涌来,这些我称之为信息噪声,是我需要过滤的,余下的才是有价值的信号。我做了很多方式现在能成功过滤掉99%的垃圾了。

  • 其一是不用任何新闻客户端,因为客户端大多是门户网站的,他们是为了流量而来的,本质上它们不提供数据,而是从用户那里得到数据,用于商业用途,所以我不会使用的;
  • 其二,使用RSS订阅,我喜欢的科技网站,个人博客,一些入流的高质量网站,都是提供RSS订阅的,而订阅RSS的服务也是提供了工具来实现过滤的,所以我就这样过滤掉了很多我不喜欢的文章;
  • 其三,我不用百度。百度的搜索服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够用的,但对我来时,科技类的搜索百度基本废物,搜索出来的全是噪声,没有信号。
  • 其四,社交网络上我使用第三方客户端,还是那个原因,官方客户端本质上是为了流量的。我使用第三方客户端只看原创的内容,有很多关键词用于屏蔽我不感兴趣甚至我不喜欢的。多元的对于社会是必须的,但是完全个人的时候,我还是专制一些吧。

以这些为基础,我打造了我自己的阅读流,使我不仅能快速浏览网络上的内容,还能在阅读之后留下痕迹,当我需要的时候粘贴即可,手到擒来。而不是一天到晚充斥在碎片化的信息海洋里不能自拔,到头来并没有什么沉淀下去的。

我的读书与思考

书籍的历史还是一部大浪淘沙的历史,因为书籍的出版从来都不是没有门槛的。在《诗经》之外,有多少古风民谣随着春风一起飘散?除了《三国》,还有多少渔樵闲话只能随着滚滚长河一同逝去?除了帝王将相的家谱,还有多少平民百姓的爱恨情仇被埋进了黄土之中?是哪些人把守在人类知识殿堂的入口处,生杀予夺?自然是艾柯这样的学者角色。而决定着图书馆的藏书目录,《永乐大典》的收录范围的也是这一小撮金字塔顶端的知识人。 1
读了很多书,有经典的科幻作品《银河帝国》系列小说,《三体》,也有纪实类的人物传记《乔布斯传》,_Just for fun_,_The Girl with Seven Names_等等,以及很多其他类别的书籍。

这些作品,有的反映了人性的黑暗、人类的渺小、大众的无知与盲从,有的反映了人类个体为了扭转局势而作出的努力与牺牲,有的反映了对美、对设计的追求、对品质的追求,有的反映了历史规律中的“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”。

我认为正是这些五彩滨纷的思想,才是让我们保持更开阔视野的关键,如果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唯一的,那我们和《三体》中那些虽然强大,但没有诗歌的文明又有什么区别?纵使明天地球毁灭,也要“给岁月以文明,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”。

但是,辩证地也不应变得圣母,泛滥的博爱,正如刘慈欣所说“失去人性,失去很多;失去兽性,失去一切”,作为生命体,继续生存下去是我们的最基本的需求,这一点不能更改。还记得当_全球变暖_一词大热的时候,有些经济学家和极端的环保主义者就说,人类还是自我毁灭吧,立即停止工业,退化回去,集体自我灭绝更好。这不很可笑吗?第一是他们根本没考虑停止工业后将有多少人口会因饥饿而死,没有考虑过这种行为会不会带来更大的破坏(比如社会失去秩序);第二,全球变暖既然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了,并且本身就是一个必然的变化(我们正处在冰河纪晚期,平均气温上升这一点是大趋势,人类的工业活动大大加速了这一过程),如何使人类适应接下来的气候变化才是关键。

上述涉及的一些内容,是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广为人知的,但是媒体的报道究竟应该怎样?在当代,严肃的媒体的声音,往往小于不负责任的没品媒体。记者,按照这一职业的天性,有着报道的自由,另一方面却有部分记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更有部分媒体直接勒索公司。 正如一篇文章所说 2

穷,从来不会让读书人变坏。因为君子固穷,因为无恒产而有恒心者,惟士为能。
 
孔子说,贤哉回也,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
 
但是读书人发现读书写字居然能发横财的时候,读书人就变坏了。
当有关部门进行监管时,由于我国一向的信息高度不透明,平民不知道这是刻意打压还是真的执法,会发出质疑,可是失去监管后,又会有多少像财新网那样的替人消灾的媒体?这是矛盾的,并将继续矛盾下去,贯穿人类社会始末。我想,既然我们不能保证人不会出错,那就应该有一个优秀的体制,一个优秀到可以不凭借高层的领导(即人的主观意志),就能健康运行下去的制度。


说是回顾,倒不如说是自己一段时间以来的一些思考,这些思考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,化为了文字,对我来说,这是自己的心路历程的一部分,对别人来说,这是一点点想法,如有冒犯还请担待。

_Live long and prosper._

  1. “藏书家”艾柯:唯有书籍能抵御时间的损害: http://ift.tt/2enhyoM
  2. http://t.cn/RV8zwJV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