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小干涉原则

ringsaturn
2017-12-09

我们所生活的物理世界,化学世界,生物世界,都可以归结到几组对现实世界足够逼近的规律中。就像化学反应,其计算模拟也不是全靠量子力学,需要宏观层面总结出来的规律(那些化学定律)。生物 DNA 的结构,也不是计算原子层面的事情来得出的,都是靠足够精确宏观的大分子化学/物理反应的方式来表达。

国家/社会也是一样。初始化时,给定几组基本规则(宪法),让社会自行演化。由于这是一个混沌系统,必要的时候给予一定的干涉,以免走向自我毁灭

计划还是意外:近代文明为何发源欧洲? 一文的描述非常恰当

哥伦布原本是想找到一条通往中国的道路,结果却发现了美洲,且至死都以为自己发现的新大陆是印度海岸(以至于美洲土著至今都被称作“印第安人”,也就是“印度人”);古登堡只是想通过印刷术来赚钱经商,无从料想印刷术竟会造成巨大的社会变革,乃至间接促成了原本通行于全欧洲的教会权威拉丁语的衰落。凡此种种,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事例,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行动的意图和结果脱节了,原本想要A,结果却得到了B,出现了“种豆得瓜”这样不可预知的效应。
......
 
英国人常常爱说,他们是在“不经意间”得到大英帝国的(当然,他们后来也在不经意中失去了),这个看法值得认真对待。这种“无意中征服半个世界”的说辞有时隐含着某种克制的洋洋得意,并且正如RonaldSteel曾说过的,“不情愿这一主题是在殖民主义史中发现的最为普遍的解释之一”;不过确实,无论怎么谴责英国的殖民主义,但英国人从来没有一个想要建立帝国的清晰计划,甚至没想过派往东印度的一家特许经营公司,最终能成为印度的主人。
 
这种“不经意”并不是真的心不在焉、无所作为,而是“有意的不作为”,换言之,是明智地意识到强行规划或人为干预可能反倒过犹不及,也没有任何行政制度能完美地按照初始设计的期望发挥作用,它在实际运转中总要经历各种修正。有时,人们过于专注解决一个问题可能又会带来更多更麻烦的问题——德国人曾把希特勒选上台,这倒是治好了当时德国人最迫切的经济萧条和重振大国梦,但又带来了更可怕的灾难。因此,更可取的是在一定的法治框架内,遵循“自然秩序”,小心谨慎地使人可以在其中自由发展。既然一个新事物的后果很难预料,那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在它还脆弱的新生之际就急于去否定、扼杀它,这就意味着要容许试探、实验和自由竞争,为此提供制度性的保证,并对结果保持开放的态度。

这样的描述,和阿西莫夫建立银河帝国的过程非常相似。只是派遣一群科学家居住在端点星,并没有告诉他们要做什么。在群星的尽头,留下第二基地来最小范围的修正/干涉。通过心理史学必然导致的危机,来引导基地的发展方向

类似的现实生活的中的实践, 能力是一种习惯积累 一文描述的“和风细雨化解危机的方法”

在过去,每次有问题要解决的时候,往往都是大刀阔斧,快刀乱麻,火烧眉毛,大动干戈,大家痛的不得了。
 
常常,出现的结果是,问题好像是平息了,但往往公司的元气也伤得差不多了,一场危机结束,各个部门的人员状况往往是走的走,散的散,伤心的伤心,怀恨的怀恨。
 
而这次却完全不同,这是我在这家公司三年来,第一次经历大家都觉得开心,大家都觉得有收获,而且,更重要的是,在经历和解决危机的几个月中,各个部门主要岗位上的管理和技术人员,都没有流动的情况出现,这也几乎是我经历过的类似事件中,一次小小的奇迹。

这样的改革才是釜底抽薪,在执行改革的人离开岗位后,所有人都很服气,留下良好的可持续的生态,而不是导致整体人心涣散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