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管理焦虑症

这个病症最早可追溯到初中看《明朝那些事儿》时,看到了海瑞向皇帝上书,批评了皇帝,皇帝看了之后想杀了他,这时内阁首辅就过来打圆场,说这个人就是为了出名而已,我听说他连棺材都准备好了,您要是杀了他,就中了他的计了。这个剧情,和徐阶早年的事情很想。当时看的时候,总是想不起来这个剧情我到底在哪里看过。后来重读全书时才找到,并做了笔记。再到后来看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时,也经常发现不同案件之间的相似之处,可惜没有做笔记,故无法整理。

无论是万尼瓦尔·布什的 Memex,还是伯纳斯李博士的 Hypertext,抑或是流行的 Wiki 系统,它们要解决的,都是文本之间如何建立联系的问题。

高中时,常看科学网的科普文章,空军之翼的长文,有时上课老师会讲到某个事实,让我联想代不久前看的某篇文章就是说这事的,但就是想不起来,后来逐渐开始用 Evernote 做笔记,当时在 Windows 上的体验真的是想让我砸电脑。那会微信公众号也开始兴起,我存储了不少文章到 Evernote 中,久而久之,就是“失控了” 1 ,没有整理的欲望。

上大学后因为这类问题反复出现,我也反思过, 《反思笔记这件事儿》 。但是现在又开始分散了,

  • 文章阅读:Instapaper
  • 文章存储:Pinboard
  • 文摘:Drafts
  • 书摘:Bear
  • 文档管理:DEVONthink

总之一个字:乱

我之所依慢慢地分散开,是因为不同工具的侧重点不一样,有的阅读舒服,有的摘取舒服,有的搜索舒服。在阅读这个链条上的每个环节,我都想达到最优解,结果就是局部的最优解使全局下降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